当前位置: 首页 >政务要闻
“匠人书记”田云奇:一根筋,誓要搞出名堂来!
利川市人民政府网 www.lichuan.gov.cn 2018-05-10 17:39:33 来源:
【字体: 】 打印本页 分享

中国利川网 全媒记者 周洵


田云奇看望村里老人


谷雨时节,一场山雨浸透了毛坝境内,生态茶乡云雾缭绕,景色更加宜人。


自掏腰包修路、无偿提供茶苗、谋划民宿旅游……利川红“冷后浑”母本园——利川市毛坝镇楠木村村支书田云奇,想方设法让村民脱贫致富,一步一铿锵,十年不动摇,犹如一个工匠精心雕琢手中的工艺品。他被誉为脱贫路上的“匠人书记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“赌”出来的路


要想富先修路。田云奇与村民石朝军打赌修路的故事,在楠木村广为流传。


2010年,田云奇刚被选为新一届村委主任就给村民表态:修通山路。


“你要是修通公路,我把脑壳砍下放到石家丫口上。”过去村里组织修路,几十年才修通3公里,田云奇话音未落,60多岁的石朝军就上前泼了一盆冷水。


这个“赌注”下得绝,田云奇也回答得干脆,“路,一定要修;头,不要你砍。”


带着对乡亲们的承诺,田云奇一上任就带着班子成员忙碌,勘测路线、组织施工。


从家家投劳到机械施工,有钱出钱,没钱出力。


绝壁上凿出的山路


穷,是因为没有路;想修路,更需大量资金。眼看挨家挨户筹不到钱,田云奇只好自己先掏钱垫资。自己手头的钱垫完了,他就去找亲戚朋友借。


回想刚修路那几年,田云奇笑着说,那时真是命都不要了,没有安全绳,我们用一根拴牛绳一头系在树上,一头绑在腰间,就敢手持风钻机下到悬崖下打炮眼,掉下去是要摔得粉身碎骨的呀。


2013年,楠木村12个村民小组全部修通机耕路,总里程34.5公里。总投资100多万元中,田云奇一人捐款达17万元。


石朝军没有砍脑壳,但只要见到田云奇,他都会将大拇指举过头顶。


吹牛不打草稿


2000年,已过而立之年的田云奇回到自己家乡楠木村,以每年4000元的价格承包利川市疾控中心原地方病收治中心所属的3200亩荒山荒地,并投入8万元开发百亩荒地种植桂花和茶叶,想给自己和乡亲们找一条致富路。


当年春天,他带着100多名村民开荒栽树,在林间种上板蓝根。不料行情突变,板蓝根价格猛跌,田云奇积蓄花光,不得不贷款支付村民工资。


血本无归的经历没有让他退却,2005年,田云奇调整思路,主攻茶产业,与妻子建立高端茶“冷后浑”母本园,还种植了红豆杉、广玉兰、珙桐等珍稀树种,农场渐渐有了起色。 2011年,田云奇高票当选村支书,上任第一件事,就是鼓励村民种植中高端茶苗。


楠木茶园


1987年,毛坝镇肥沃土地里迎来了第一颗茶苗。种茶,在毛坝不是新鲜事,但要培育发展楠木村自己的茶叶品牌,村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
“一开始都没信心,他心太大了。”“吹牛不打草稿。”正如楠木村2组老人吴翠梅所说,大多村民半信半疑,只有少数人敢踏出这一步。


为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,眼光独到的田云奇,用良种茶母本园里的枝条建苗圃,把茶苗免费发给村民种植。茶园、苗圃里除草、追肥、采摘、修剪,农村老年人多,田云奇给他们提供务工机会。只要天气合适,几乎每天都有10位左右的村民在这里做事,最多时100多人。2015年以后,农场每年为村民支付的工资总数超过了10万元。


今年3月,6组杨顺江从市场采购了3百多元的“冷后浑”茶苗,可栽种下地几个月后还不见长,杨顺江急坏了找到田云奇。


“你这个苗子是假的,怎么不去我那里弄呢?又不收你钱。”田云奇一眼就找到问题症结,第二天一大早杨顺江就在田云奇基地里“顺”走了500多株茶苗。


杨顺江从田云奇苗圃里运来了茶苗,正在进行补植


“你们不要去市场瞎买”“我不在的时候也别不好意思,自己去拖就是。”农场先后无偿为村民提供茶苗10万多株,村民到农场的苗圃里挖茶苗甚至都不需要给田云奇打招呼。目前,楠木村在奇景家庭农场的直接带动下,已发展茶园3千多亩,每年可为村民带来超过500万元的收入。


赔了钱算田云奇的


贫困户陈红章视田云奇为“大恩人”,在田云奇的支持下,他通过改造旧屋开起了村里的第一家民宿——博航民宿。如今,收入得到了大幅提升。


“茶旅融合,发展民宿在我们村有搞头。”眼看博航民宿开了个好头,田云奇心潮澎湃。


就楠木民宿发展召开院子会


田云奇最看好的还是4组,这里有7、8户集中连片,前有茶园,房屋均为土家传统木屋,基础条件好。在他的劝说下,陆陆续续都已经启动民宿改造。


4组村民夏生银在外务工,妻子和老人在家,家里大事小事他说了算。但他的激情却不高,“民宿投资大,不知道多少年才收得回成本。”


“房屋空着倒是浪费,别担心,游客我来负责嘛!”“可以整出来7-8个房间。”“把前面这个空地整出来,可以做个停车场。”为打消夏生银的顾虑,田云奇三番五次来到他家。


与夏生银妻子交谈


“上十万的投资我亏不起。”夏生银清楚认识到,民宿是一门生意,规模越大就意味着承担更大的风险。


穷怕了,谁都不想再穷了。


“3年收不回成本,赔了钱算我的。” 田云奇斩钉截铁。


夏生银妻子在电话里乐呵呵地对夏生银说:“听见没得,赔了钱算田云奇的。怕什么!”              


田云奇走访适宜发展民宿的土家吊脚楼


田云奇把全村最具特色的吊脚楼拍到手机里,他要借发展民宿的东风,把本村具有土家特色的建筑强力推出,发展旅游业,使村里的产业成功转型升级。


目前,“一村一品”已经在楠木村形成,田云奇又提出办生态茶园,把产区变景区。他号召村民在茶园里种上各种花卉草木,既可以提高茶叶品质,又增强茶园的观赏性,从而建成园艺式茶园。


“执着+坚守+实干=回报与收获。愿楠木更美、更富。”利川红“冷后浑”作为国礼用茶招待外宾,田云奇发出朋友圈。


“利川红”红了,“浑男人”田云奇更“浑”(浑,土语,意为执着)了。


相关链接